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阳光工程心理网

 找回密码
 点击这里加入阳光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楼主: 春花秋实

[摄影贴图] 代Charlie宋查理大哥发的照片,给过去和现在的阳光论坛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3-12-31 20:35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碧水清秋 发表于 23-12-23 12:26
很好看呀宋大哥,轰轰烈烈的感觉,这样的回忆挺好的

谢谢碧水清秋的鼓励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3-12-31 20:38:06 | 显示全部楼层
春花秋实 发表于 23-12-31 15:06
转宋查理大哥:
泰戈尔《用生命影响生命》把自己活成一道光,
因为你不知道,

我是转自朗朗LUCY的,谢谢她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4-1-1 21:1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《2023:走在灰烬里,向生活俯首称臣》-刘原
01-01 09:00
代宋大哥转
这是2023年末梢的最后一个黄昏。凉风过耳,大地清寂,又有一个年份,即将在慵懒的阳光里永逝。我知道,每年的今日今时,有许多读者都在等待着我这篇跨年文字。这是民间记忆,是孤单驼铃,是岁月拓片。

前些天去杭州开会,主办方的朋友邀我多呆一会,我却急着回程,他微笑着说:是要回去赶新年献词了罢?那么,就在时光之河里洄游一阵吧,假装我们没有老去一岁,假装我们依然能握住2023最后的霞光。

去年此刻,我正在连呼吸都疼的刀片喉中。那时满屏缟素,朋友圈里尽是未亡人。那时气温不冷,但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座冰窖。谢谢命运的放生,让我们来到了2023年。

之前的三年,我几乎闭门不出,小心翼翼地避开每一个有可能让我变成黄码和红码的地方。因为俩娃要上学,兔妈要上班,学校每天要收集所有家庭成员的绿码,我们承受不住这样的拷问。

2023,终于不查绿码了,终于不用戴口罩了。我开始了报复性旅游。在南中国兜了一大圈,其中南京杭州分别去了两次,我统计了一下,今年的旅程超过两万公里,其中一半是我握着方向盘自驾丈量出来的。

四月初的某个黄昏,我驾车从深圳返回长沙,珠三角很冷清,没有20年前过江之鲫般的货柜车,连私家车都没几辆。临近韶关时,惨淡的残阳像一只血红的眼珠,穿过五岭的清冷山岚,远远地注视着我。那一霎满心凄凉,前方有个路牌,往左是我的故乡贺州,往右是我祖先的故乡梅州,而我是岭南的孽子,大地的孤儿,只能继续独自朝北。

四月底的某个暗夜,我驱车跨越了5个省,穿过长江隧道,在凌晨四点抵达紫金山脚,趴在方向盘上有点恍惚,这座我曾最热爱的城市,有多少年没来了?上次来南京时带着4岁多的流氓兔,而今年,他上初中了。我的报复性野游,很大程度是源于对俩娃有愧疚感,尤其是对二宝。他从三岁就遇上了口罩时光,几乎没去过多少地方,整个幼儿园时期犹如囚禁。好多次出门坐地铁,不用大人叮嘱,幼小的他就自己主动拿出口罩戴上,戴着戴着,就上小学了。

这一年,我带着俩娃在湛江赶海,在维多利亚港坐天星小轮,在深圳红树林公园观鹭,在珠海渔女像边骑共享单车,在葡京酒店里翻跟斗,在秦淮河边玩三叶草,在雷峰塔下看日暮斜阳,在日光岩上眺望归帆,在恩施腾龙洞看惊瀑隐没,在庐山西海的波光中像偷渡客一样经过无数的岛屿。

浪着浪着,一眨眼2023就过去了,时光被突然加速,就像被国家电网上门安装了电表一样。这一年如此恍惚,如此醉生梦死,不知今夕是何年。我似乎记得许多事,但又似乎全忘了。

F16尚未到位的乌克兰继续与俄罗斯死磕,红了眼的以色列往地道灌海水逼出一帮穿短裤的哈马斯,有一天我醒来,惊诧地发现叙利亚、印巴、缅北全都燃起战火。和平如此遥远,想当条太平犬都难。

曾经点开一些血腥的屠杀视频,以我神经之粗糙,都没法看完。《纽约时报》曾发布过一张图片,一名士兵倒伏于道,没人收尸,无数车辆面无表情地辗轧过去,直至他成为一张薄薄的照片。

当时代的钢铁洪流轰隆隆来临,谁又敢说,自己不会成为肉泥。我曾经感叹:每个人都在时代的巨轮上惴惴不安,不知这是五月花号还是铁达尼号,不知它将驶向何方。

生于一年前的ChatGPT长成了怪兽,以它为代表的AI正在取代人类。今年五月,好莱坞上万名编剧大罢工,抗议AI的入侵。年末,纽约时报起诉OpenAI和母公司微软侵犯了大量文章版权。这是人类与人工智能的殊死相搏。

我偶尔会上野狐观棋,迄今只见过台湾棋手王元均在受让二子的棋局中赢过绝艺,别的一流高手几乎没有胜绩。而在20年前,我与电脑对弈几乎不用算路,但凡能让它活出一片棋,我都觉得沮丧。

AI也正在把无数行业的工匠碾成肉泥。曾经有朋友问我:你觉得AI能超越你的文本吗?我思索良久,说:AI基于强大的搜索功能,肯定能写出比我更绝更猛的黄段子,它甚至能荟萃优秀作家的所有优点,创造出让人类望尘莫及的文字,那我远远比不上。我惟一能抗衡的,是AI不具备我的生活经历和尘世感悟,它见过00年代珠三角的拍头党砍手党么?它见过北京遮天盖日的沙尘暴么?它经历过人世间的生离死别么?AI能算尽人类所有的弱点,但它不会卑微,不会孤独,不会绝望,不会有走在灰烬里的末日孤独。

时隔多年后,我今年出了新书《与尘世相爱》。有位朋友说,她在飞机上边看边笑,忽然痛哭失声,邻座以为她有精神病。顺手发个新书的链接。我从不认为AI能写出与我一模一样的文字,它终究是机器,终究不曾在长夜里痛哭过。
狂热、轻浮,眼里有不靠谱的光芒,这是朴树和我那代的少年郎。我们那代人像野狗,喜欢乱窜,喜欢打架,从来不信老师家长的苦口婆心。

暮春,在南京的长江边,叶兆言老师给流氓兔题的词是:不要好好学习,仍然天天向上。他是50后,和我们70后同样,有一颗野性而自由的灵魂。

流氓兔今年升学上初中,我不愿他被课业折磨得眼神黯淡,从前是吼他去做奥数,如今只吼他去长跑打球。我不止一次对他说,你这个年龄应该像一头野豹,凶猛蓬勃,眼里有侵略性的光。

年初的春节,我买了许多烟花,带娃们从长沙放到南宁,玩出各种花样。这当然是违规的,我们放完一批就逃跑,城管抓不到。一个80年代初酷爱炸牛粪的顽童,如今成了两鬓斑白的老头,但又如何,步履蹒跚就不能作案了么?我怕有二十年没点过鞭炮了,今年春节却特意买了一大盘炮,带娃放。没什么原因,就是劫后余生,就是想闻闻硝烟味,就是想爆破掉这些年淤积的惨痛和凄凉。

关于2023,琐碎记忆特别多。不开心的事特别多。但我不想列举了,万一哪桩事提了犯忌,你们可能连这篇都看不到。那就说些2023年快乐的事罢,毕竟世间的白昼也会有阴影,而长夜里亦有怒海的渔火微光。

最可爱的是安徽的两个小学生,他们不知从哪里挖出了一枚旧炮弹,为了表功,吭哧吭哧抬进了校长的办公室。校长虽然脸都绿了,但还是在周一全校大会上表扬了他俩。我估计这俩拾金属不昧的小朋友,之后每周都会向校长办公室输送炮弹。

最迷信的是江西一个小偷,他相信早晚会出事,所以只在中午去上班。最铁血的是温州一名男子,妻子吵架时骂他没用,他拍案而起挥刀自宫,且看下半生谁更彻夜难眠。最无助的一名河南女子,把父亲骨灰寄存在殡仪馆里,结果遗失,殡仪馆找她私了,说赔一盒新的。估计负责人说:“这是新鲜出炉的,您看,还烫嘴呢。”最爱国的俏江南董事长张兰去日本,带孙子参观恐龙博物馆,谆谆教诲说别忘了我们是龙的传人。

我想起80年代时舅舅喜获麟儿,请母亲帮起个霸气名字,我娘孔老师唤我帮想,我那时上高中,钻在题海中头都不抬,只说了俩字:孔龙。最节烈的是浙江舟山东极岛上的海誓山盟石碑,在情人节前一天突然碎了。它受不了寡廉鲜耻的人们日复一日的甜言蜜语和信誓旦旦。而转换赛道最敏捷的,是孔子。

如果2023留给我们的都是上面这些笑声,该多好。可惜不是。许多年以后,当我想起2023,心里依然充满着伤逝。五月,多年老友罗奇去世,他曾邀我穿越罗布泊,曾与我在九华山看肉身佛。他酷爱西藏,在珠峰脚下,身畔没有酒伴,斟一杯酒便朝着峰顶说:来,咱俩干一杯。喝醉时,直接在天葬台上睡去。

许多年里,我发的新公号文章,连自己都还没来得及转发到朋友圈,奇哥已经转给了他的孩子,习惯性地评价说:几好的文字。可是,从今往后,我再也听不到他的夸赞了。但我记得他望着我家流氓兔和流氓猴时,慈爱柔和的目光。

十月,谷村新司去世。这是我最挚爱的一位日本歌手,他那首代表亚洲音乐顶流的《昴》,是东方文化里最深邃的空旷和幽远。

繁星过眼,旷野岑寂,我们都是青石板上的过客,不是归人。

今年初秋,出差暌违多年的武汉,恹恹欲睡的我忽然睁眼,掏出手机朝远处一栋建筑拍了一张照片,因为上面有七个大字“武汉市中心医院”。我的眼泪快落了下来。不必解释。你们都知道。李医生的遗腹子应该上幼儿园了罢。

这一年的年初,蒋彦永医生离去,年尾,高耀洁医生离去。以及,为法治呼喊一辈子的江平老先生去世。在朋友圈里看到一段特别动容的追缅——“江先生一条腿是假肢。他原本希望做个记者。高耀洁医生是被放了大脚的小脚,也是几乎残疾的小脚。他们就都那么坚毅勇敢地走了那么长的路。”他们都是中国的良心。

2023年的冬至之夜,长沙极寒。我第一次与方方老师相聚,与儒雅谦逊的她聊起许多共同的至交,聊起那年的万箭穿心。我并不知道,那一夜,当我与她在凛冽寒风中道别时,有个叫朱令的同龄人正在向这人世间拱手告辞。就像一场漫长的冬雨。

就像一场沸沸扬扬的雪。这是2023的弥留时光,我们闭上双眼,假装还在童年的窠臼里,假装岁月之河不曾改道,假装双亲健在,假装暮光不曾来临。命运之锤饶不过任何人。我们被击打,被蹂躏,被羞辱,像田野上的稻草人。

宿命,是我们今生最大的宿敌。除了俯首称臣,我们并无他选。虽然不知2024的第一缕阳光是否明媚,我依然想抱一抱遥远的你们。据说世道蒸蒸日上,但我们还是要抱团取暖。送上张国荣的一首老歌,愿大家2024年顺遂平安。好好活下去,相信我们终能看到光,看到慈祥的大地,看到洁净的星河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4-1-1 22:20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谢谢春花秋实版主的转发啊。。。

文章写的是真好!!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4-5-23 21:59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照片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点击这里加入阳光论坛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4-6-2 19:18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1996年赴美留学,我和高中同学一起合影留念,当时我在山东省旅游局工作,我济南的高中同学们
最前排我旁边的大红衣服的女生,短发的,就是你太太的上司刘静,在济南市工商管理银行?工作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点击这里加入阳光论坛

x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4-6-9 20:56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好像是我人生中第一张照片,这个小朋友以后做生意发了财,现在我们还有联系啊。
我歪着头笑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点击这里加入阳光论坛

x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5 天前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春花秋实 发表于 23-12-3 18:12
钟表上的红字是:1998年3月10日,美国罗德岛州,我的肖像上的时间是:1998年3月7日那个时候啊我刚刚抵达美 ...

肖像画不错呢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阳光工程 ( 京ICP备10041392号-12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北二街8号1510 邮编:100080 |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99号  

GMT+8, 24-7-15 10:5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联系我们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