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阳光工程心理网

 找回密码
 点击这里加入阳光论坛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查看: 814|回复: 21

[原创] 一个案例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3-12-10 22:34:3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叁贰肆肆 于 23-12-10 22:36 编辑

时间过得真快。今年3月份我去找了一份工作,以前也曾得到过两次工作但都没干过实习期,这次是唯一一次干到现在的,但现在也想放弃了,为啥呢?干得不好。为啥干得不好?思维能力还有记忆力还是没有完全恢复,对工作还是有些影响的,简而言之:我的强迫症还没完全康复。那我现在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?脑子里面还是在想东想西,虽与最初相比并不感觉到多痛苦,但同时也希望这种症状完全消失。我不是以前说那些想东想西的症状是正常的吗?:那其实不是我的真实感受。那为何还要那么说?主要是想获得对强迫症朋友的一种心理优势,也就是想装那啥,我得道歉。
我始终相信能完全康复,但不知完全的康复何时能够到来。我太想体验一下那种完全康复的感觉了。也许有人会质疑:你凭什么相信强迫症能够完全康复?主要是两点,一是源于我自己好转的真切感受,那种好转绝非心理作用;二是我亲眼见证过一个强迫症朋友康复的过程,其实就是一个我帮助的朋友。这件事情的搞笑之处就在TA已经在2016年10月份已经康复,而我到现在都没完全康复。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39:20 | 显示全部楼层
为了详细地介绍这个案例,我先做一点背景介绍。由于那些咨询发生在2015年12月份到2016年10月份,已经过去了6、7年,不知不觉已经6、7年了,因此,有一些细节我可能记错了,但整个案例的主体和关键的部分是不会有错的。找我咨询的这个人,我称之为L,L是我从小学至初中的同学,自从我们初中毕业以后有十年没见过面了。由于我们的母亲相互是朋友,有一次,L的妈妈来找我,说她一个朋友的女儿心理上出了点问题,希望借我几本书去看看,这几本书是森田正马著的《自觉和领悟之路》、《神经质的实质与治疗》、《神经衰弱和强迫观念的根治法》。几天后,L的妈妈来告诉我说其实是L的问题,希望能与我谈一谈。我欣然接受。为了更直观的展示这个过程,我觉得以对话的形式来展开这个案例是非常合适的,为了使这个对话从纸面上看起来更加协调和流畅,我的第一人称就用“I”来代替,同时要说明的是,下面说的第某某次咨询与实际情况并不一一对应,但大致脉络相差不大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40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叁贰肆肆 于 23-12-10 22:45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第一次聊天
第一次大概是发生在2015年的12月份。这次,L是抱着她两岁的儿子,在她妈:)陪同下来找我的。我们十年没见,见面没有寒暄,她就直入主题,表示想问我几个问题。这在我看来是好事,为何?因为这正是神经质症求治欲望强烈的表现,我顿时感觉,就像狄仁杰针灸成功后说的那样:有门儿。
L:我们有多久没见了?
I:从初中毕业好像就没见面了,可能有十年了吧
L:你的病好了?
I:可以这么说,我们到偏屋聊聊。
于是,我们去了偏屋,她妈妈帮她看着她的儿子在客厅与我妈闲聊。
I:说说你的情况。
L:我不知道怎么说
I:随便说,想怎么说就怎么说
L:我有时候出去走路的时候就会感觉天旋地转,感觉自己要摔倒了一样
I:去医院做过检查吗
L:做过,医生说没什么问题,可能是心理方面的问题。有时候还会莫名其妙的害怕,也不知道为什么害怕。那天我妈来我家赔了我几天,就准备回家,她刚起身的时候,我就一把抱住了她,哭着不准她走,当时把她吓了一大跳。
I:你不准她走是因为怕她一旦走了,当你害怕时就没人安慰你了吗?
L:对对对对对。我这是什么病?
I:我觉得应该是恐惧症,也是森田正马所说的神经质症。
L:会好吗?
I:会
L:我去过市医院的精神心理科,医生问我吃不吃药,我就说不想吃,就没开药。她告诉我平时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、心态要平和、不要紧张
I:平时压力大吗?
L:是有些大。我在做微商嘛,进了些货,堆在墙角,卖不出去就很焦虑、紧张。我是不是该放弃、不该做了?那个医生也让我不要再做了
I:做微商能赚钱吗?
L:也赚不了多少钱,也就一两千块,补贴补贴家用。
I:也还可以啊。你不应该放弃。
L:可是压力有点大,会不会加重病情?
I:会,但只是感觉上会,实质上会加速病情的康复。
L: 还有个事,就是最近要面对的。我老公在重庆开理发店,他爸,就是我的公公,得了癌症,也做了治疗,看上去有些…………狰狞,而我老公非要我回去看看他,我就非常害怕,不敢也不想回去,我都快急哭了。我妈妈为此专门给我老公打电话,数落了他一顿,说是如果把我逼出了问题,会跟他没完。
I:你应该回去。你老公不在家,你代他回去看看是应该的,况且并非让你与公公长住,当天去了当天就可以回来。
L:…………..
I:我看你带了一副羽毛球拍,你是喜欢打羽毛球吗?
L:有时候就想运动运动。
I:你是想通过打羽毛球来转移对恐惧的注意力吗?
L:对
I:以后就不要这么想了,而是应该秉持这样一个信念:我打羽毛球只是因为好玩、想玩,跟转不转移注意力没有关系。觉得好玩就打、不好玩就不打,明白吗?
L:明白了。有时候,我妈和别人聊天的时候不经意间就会说到“死”字,我就特别害怕,就会斥责她,不准她说那个字
I:你妈妈她们聊天想说啥就随她们说,她们要是说到“死”字,令你害怕的话,就老老实实地害怕着,不要打断她们,这样,你其实好得更快。
L:好吧。我不吃药就会好吗?
I:当然会。
L:我现在感觉自己特别轻松、头脑特别清晰,哈哈,是不是好了?
I:没有。你只是觉得终于有人能理解自己,并且这个人还告诉自己会好,解除了自己的后顾之忧,因此,你才有这种感觉,这是人之常情,不是康复,过两天你就会重新痛苦、恐惧起来。
L:………..好吧
I:这次就到这吧
L:好
这大概就是第一次咨询的主要内容,有一些细节我可能记漏了或者记错了,但主旨是没有错的,以后的咨询亦是如此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46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第二次聊天
这是大概两三天后了
L:我最近又有问题了。那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一时半会没睡着,就开始担心会一直睡不着,越担心就越睡不着,越睡不着就越担心,这两天就特别紧张没睡好,几乎就没睡。
I:睡不着没什么大不了的,只管按时躺在床上,把眼睛闭着,不用管它睡不睡得着。
L:有时候,小孩又吵又闹,也影响我睡眠,偶尔就会出现一个念头:想把他从窗户扔出去,当时就把我吓着了,生怕哪一天控制不住自己真的那么做了。
I:事实上,你是不会那么做的,如果你真的想那么做,还会为那种想法感到害怕吗?再说,神经质性格的人都胆小,不敢犯罪,因此,你完全可以放心,你是不会那么做的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4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三次聊天
这大概是两三天后了
L:我就像你说的那样做,不管睡不睡得着都按时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我都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,哈哈哈
I:你觉得自己以后还会有这种小困扰吗?
L:不知道
(其实,我是希望她否定回答的,哈哈哈)
L:有时候,我的一些同事会嘲笑我胆小,我就会愤怒地怼回去:你才胆小!
I:你本来就胆小,这是我们这种神经质性格的自然属性,没什么好丢人的,就好像狼要吃羊、狗要吃屎、夏天很热、冬天很冷,都是事物本身的属性使然,是事实,无所谓好坏,对于事实,我们只有承认,无论是否会令我们感到痛苦,舍此之外,别无他途。如果有人再嘲笑你胆小,你就大大方方地承认,这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L:嗯
I:胆小并不等于懦弱,胆小是天生的,是自然属性,我们没法改变,懦弱是后天形成的,是社会属性,是我们可以改变的。比如我吧,就胆小,但我自认为并不懦弱,为了自己坚守的价值,是完全可以豁出去的。对于承认自己胆小这一点,社会文化对于女性可能还会更宽容一点,像我一般不会公开承认,但在内心里是会承认的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48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四次聊天
这大概是两三天后了
L:快过年了,我们要回老公的老家了,但我不想回去,可不可以不回去?
I:你老公怎么说?
L:他尊重我的意见
I:你应该回去。你也说了,他得了癌症,恐时不久已,去看看他是应该的
L:害怕……
I:确实
L:能不能不回去?
I:必须回去!如果你想康复的话。
她哭了,哭得很伤心。。。。。。。
I:你的同事还嘲笑你胆小吗?
L:他们嘲笑我的时候,就像你说的那样,我就承认了自己很胆小,还告诉他们自己本来就胆小,不要吓我嘛
I:很好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49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五次聊天
这大概是两三天后了
I:你不用这么频繁地来找我,一周一次或十天一次的频率就行了
L:我知道。我又有一个问题,我昨天在吞口水的时候,有一次没吞顺畅,我怀疑自己是否得了什么病,越想越害怕,越害怕就越注意吞口水,而且还有点后悔,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注意吞口水,越想越懊恼,现在害怕、后悔、懊恼搅合在一起,感觉自己连口水都不知道怎么吞了,感觉自己真没用,就像你借我的那本书里说的那样感觉被束缚住了
I:在某些情况下,吞口水就是会不畅。当时吞口水的时候,你在干什么?
L:当时在整理背包,突然一声巨响,我就扭头去看,看看发生了什么事
I:这就是了。那种情况下,很多人都会出现你那种情况,并非你独有的,因此,算不上什么。神经质症的本质用森田的话说就是注意力的固着,意思是说,我们的注意力会被任何一丁点生活中的不快所挂住、粘住、固定住,再通过精神交互作用,彼此促进,最终动弹不得,完全被束缚住,而不是像常人那样心随境转,自然流动。因此,根治的目的就在于打破固着、恢复我们思维、情绪、注意力的流动性,回到那种心随境转的轨道上去,否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,今天怕吞口水、明天怕癌症、后天怕艾滋、大后天怕狂犬病,生活五颜六色,总有让你怕的东西,形形色色,无穷尽也。只要恢复了流动性,就会明白,那些东西正常人都怕,但因为没有明显的证据,因而他们不会被固着在某个点上。那他们会干什么?当然去追求生活、追求享受,生活中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值得去追求了。
I:那该怎么恢复流动性呢?很简单,不要逃避你的恐惧、害怕,要迎难而上,我知道很难,但那是唯一的出路,具体到你个人的这件事就是你应该回去看看你的公公,虽然会令你感到恐惧,明白吗?
L:嗯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49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第六次聊天
这大概是两三天后了,她和她老公一起来的
I:你不用这么快频率的来找我
L:我知道。我又有新的问题了
I:说吧
L:我那天换衣服的时候,无意间看见小腿上有两个印子,我想不起来那是怎么造成的,看上去像是被狗咬的,我就突然一下担心起来,担心自己是不是哪天被狗咬了,担心会不会得狂犬病,我专门上网搜了一下,说狂犬病的潜伏期好像是10年,我现在是不是处在潜伏期内,现在去打疫苗还来得及吗,还有用吗,听说狂犬病的死亡率在百分之百,我就更害怕了,现在随时随地都胆战心惊,担心哪天就发病了。。哎
L:我这个到底是真的被狗咬的还是强迫症在使坏?
I:你说不记得这个印子是怎么产生的,在你的印象中你被狗咬过吗?
L:好像没有,但也不确定,我的脑子很混乱,不记得了
I:相比于带狂犬病毒的狗而言,不带狂犬病毒的狗更多,而且被狗咬是一件很恐怖的事,一般都能留下很深刻的印象,如果你不记得被咬过,大概率是没有被咬过,不用过多担心。
L:如果真被带狂犬病毒的狗咬了呢?
I:那也没办法,命运使然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50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中间还有很多次类似的这种聊天,就不再一一详述。每次聊天的内容我都进行了删繁就简,但不影响意思的表达。但为了使这个案例看起来更连贯,我下面的对话依然接着上面的顺序记叙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55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叁贰肆肆 于 23-12-10 23:01 编辑

第七次聊天
那天,我正在超市上班,由于临近年关,超市办年货的人非常多,我非常忙,突然接到一个电话,来电显示是L。
L:喂,你在吗?
I:我现在非常忙,等会给我打吧
L:我知道。我和我老公在现在在离我公公家大概两三百米的地方,在一个山包上,都能看见他们家,我现在特别害怕,我可不可以不去?!
I:你老公是什么态度?
L:他说,如果我不想去就不去
I:我现在很忙,待会说行不?
L:我知道,我就在这个小山包上来来huihui踱了很久,不知道该怎么办?!
I:你去,必须去!
L:可不可以不去?
I:必须去!如果你今天不去,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聊天了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2:57:5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叁贰肆肆 于 23-12-10 23:02 编辑

当天下午大概五六点钟左右,我主动给她打了个电话,想问问她怎么样了。
I:喂,你怎么样了?
L:谢谢你给我电话过来。我今天中午坐在桌上吃饭,跟公公他们同桌,就坐在他旁边,当时紧张得感觉要晕倒,要崩溃,天哪,听见自己的心跳蹦蹦蹦地跳,感觉要跳出来了,浑身都在发抖,感觉自己要晕过去了,紧张到了极点,突然间,我的脑袋一下子变得非常非常地清晰,那种感觉从未有过,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。
I:那就是森田正马所说的“烦闷即解脱”,也是森田住院疗法第一阶段所要达成的目标。还记得第一次聊天,你感觉良好,问我是否快康复了,我告诉你并没有时吗,今天我可以说,你迈出了实质性康复的第一步,以后的完全康复只是时间问题。
L:谢谢你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3:0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叁贰肆肆 于 23-12-10 23:03 编辑

第八次聊天
过完年以后,我们又进行了多次聊天交流,有一天,她来告诉我要去重庆,去她老公那里,说以后用电话聊天,某一天她给我打来了电话。
L:嘿,你现在能说话不
I:嗯。你现在在干什么
L:我在卖衣服
I:怎么样?
L:工资不高,上两天休一天
I:还不错
L:我那天上班坐电车的时候,感觉那个车马上就要倒下去,就特别害怕、紧张,浑身都在冒汗,还没到目的地就下了,提前了两三站下车
I:以前晕车吗
L:不晕
I:如果打的,坐出租车,还会害怕吗?
L:不会
I:以你的经济条件,你觉得每天打的上班还是坐电车上班更合适呢?
L:坐电车
I:下次坐电车再感到害怕、要倒的时候,不要下车,坚定地坐在上面
L:害怕…………而且万一真倒了呢
I:那就害怕地坐在上面直到目的地,害怕就老老实实地害怕着,不要中途下车,明白吗?
L:明白了
I:一定要按我说的去做,不要中途下车,如果害怕,不要去压制它,让自己老老实实,本本真真的害怕,直到目的地
L:嗯
之后,我们又断断续续地做了很多交流,慢慢的,次数越来越少、频率越来越低,到后面,几乎就没什么交流了。转眼间,来到了十月份,有一天,我出去溜达,听见有人喊我,我应声看去,发现是L,她正在站台等公交,笑着对我说,她刚从重庆回来而且已经好了,还说等两天一定来找我,要跟我好好聊聊,几天之后,她来了,于是就有了下面对话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3:00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叁贰肆肆 于 23-12-10 23:04 编辑

第九次聊天
I:感觉怎么样
L:完全好了。我得感谢你,要不是你,我都不敢想像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?
I:最应该感谢的是你自己,你愿意听我说的话,这是关键。其实,我还帮助过一些其他人,但他们不听我的建议,我说得再好也就没用。你的康复,归根到底是你自己实践的结果。
I:现在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?
L:好像没有,感觉就是好了
I:森田正马说有的人康复以后好像不容易患感冒了,有这种感觉吗
L:好像没有。
I:森田正马说康复以后就会感觉到自己不会再得强迫症了,有这种感觉吗?
L:好像没有。
I:一点其他的感觉都没有吗?
L:没什么其他感觉。要是说真有什么不同的话,就是感觉自己现在说话就像机关枪一样,连续不断,哈哈哈哈,以前说话断断续续的,半天说不出来,这不是我自己主动感觉到的,是我的朋友告诉我她们是这种感觉
I:有康复者曾对森田说,自己康复以后,整个人生观都发生了变化,而森田却说,是人生观发生了变化,强迫症才康复了。你觉得自己的人生观发生了变化吗?
L:好像没什么变化。现在就只想挣钱,一门心思只想挣钱。我老公说我现在掉钱眼里了,哈哈哈哈,我就怼他:衣食住行,老人、孩子哪样不要钱,要是没钱,寸步难行。我现在就这个感觉。
之后,我们还聊过几次天,慢慢的,就没什么来往了,到现在,应该有五六年了,她也恢复了自己的正常生活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3-12-10 23:14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些话放到现在我是不会那么说的,比如让TA坚持工作、非得回去看看她的公公之类的,为啥呢?因为那不完全是我的真实感受,有部分是他人的经验之谈,有助于我装那啥,而现在我只想尊重真实的自己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于 23-12-13 22:56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hanxin123abc 于 24-3-26 15:58 编辑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,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阳光工程 ( 京ICP备10041392号-12 地址:北京市海淀区北二街8号1510 邮编:100080 |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99号  

GMT+8, 24-6-14 12:41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联系我们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